陕西快乐10分开奖历史记录|陕西快乐10分胆拖
注冊登陸 |
時政  新聞 | 報紙 | 廣播 | 電視   民生  便民服務 | 市場 | 計生 | 房產 | 交通   美麗  自然風光 | 人文景觀
興義  微博 | 專題 | 文告 | 機構 興義  通知公告 | 娛樂 | 衛生 | 教育 | 就業 興義  民族風情 | 歷史文化
  天氣預報>>
欄目:   關鍵字:
首頁 > 美麗興義 > 文學藝術 > 散文 > 正文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一路風塵而詩心猶健—— 簡評牧之詩集《風在拐彎處》

來源:興義市新聞中心 作者:夏國強   時間:2019-01-17  點擊數:
 

   

  牧之先生是公認的詩人,一個人一旦被冠以詩人的頭銜,那么,就不僅僅意味著只是一個標簽,更重要的是擔負著一種使命,促使其以詩歌的名義生存下去。牧之就是這樣一個孜孜以求詩歌崇高名義的人,他不知疲倦地奔走在詩歌道路上,以詩歌寫作為己任,一路風塵而詩心猶健,不斷為讀者奉獻出震撼靈魂、直抵人心的詩篇。這不,他的最新詩集《風在拐彎處》就不失時宜地展現在讀者眼前。

  詩集《風在拐彎處》刷新了我對牧之以往詩歌的認知,以我的直覺,我認為他的寫作有了新的變化和發展,詩意與語義的結合更趨成熟,特別是在涉及人生感悟、人性叩問、鄉愁尋根和唯美抒情等寫作主題上,都透過詩句喻義傳遞出特定的路標信息,具備了一個優秀詩人必備的表述品質。

  因為牧之個人語境的關系,《風在拐彎處》中的詩,會把讀者的注意力引向他生存處境和人生經驗之中,他在詩行中踽踽前行時,會不自覺地在身后留下零星的路標,引導讀者一路追蹤。那好,就讓我們走進他的詩里,看看他留下的路標是怎樣沖擊我們的視覺神經的,我們又該如何追蹤他的足跡。

  我們就從《風在拐彎處》這首詩開始。“沿著螢之光,種植風塵,風在拐彎處/我們身在河之西,遠離霞光和雨水/……//在風塵里禪定,時光上的霜凝有月光逼人/心境之外,靈與肉在歲月的影子里合二為一/……//冬天來臨時,抓一把風慰藉紅塵/那些封塵多年的疼痛,帶著刺的尖銳/和卑微、殘酷、隱忍、不屈一起/與滾落的石頭,在歲月的風雪里左沖右突/之后,回歸到一條河流和風的拐彎處/不為花的絢爛,不為稻的清香”。詩中“風塵”、“風”和“拐彎處”是“路標”,我們只有明白“路標”的指向,也即弄清“風塵”、“風”和“拐彎處”的喻意,才能跟上詩人的足跡。反復體味,我們不難發現,“風塵”喻指人的經歷和歷練,而“風”喻指人生境況的總和,也可代指詩人自己,“拐彎處”則喻指寧靜的人生避風港或“世外桃源”。理解了這幾點,我們恍然大悟,在風這個自然現象引導之下,詩人領悟到這個自然的卻更具人性化的生存的暗示,通過對自然現象的灌注,達到了一種充分心靈化的表達。原來,他在現實世界中一路風塵,滿懷艱辛的感慨,不畏現實的逼仄,帶著不屈“左沖右突”,但在其思想意識深處,卻將精神生活寄托在“世外桃源”中。其實,他的寫作,表面上看是對自然現象的描寫,但從根本上說是著眼于對人性的叩問,人性的復雜、現實的逼仄、思想的深邃和時光的渺落,這一切都在他的腦海中沉積,繼而訴諸于筆端,在一路風塵中安放猶健的詩心,他將把握外部事物現象特征轉化為內心詩意語言的能力可見一斑。

  一路風塵,滿身艱辛的人最希望什么?不就是想尋求一處寂靜的安生之地舒解疲憊,休養生息嗎,《與水為鄰》中的詩句就恰好地表達出牧之的這一美好愿望。“與塵埃分手,與水為鄰/……//流水清寒,把秋風翻轉/我們在生活的背面,身著素袍/坐在風里,與時光留影,懷念/舊時光里的一抹斜陽,之后/橫舟野渡,與水為鄰”。他多想遠離塵囂,在寂靜的水邊安身立命,身著無功名利祿煩惱的“素袍”,回顧著悠悠往事,與時光一起天荒地老。這些詩意的語句凸顯出人生應以何種方式存在的哲思,從中讀者不難體味到“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意味。維特根斯坦說過:“一種語言即意味著一種生活方式。”如此說來,牧之詩意的語言是否也就意味著他詩意的生活方式。不僅如此,他還在生活中感受到生存哲學和詩學的關系,他寫到:“我們學會了抽身/卻無法悟透/時間與永恒/誰更長久”(《西普陀寺,經聲如蓮》)。在他看來,“我們應該怎樣生活”這一蘇格拉底式的古老西方命題,不僅是個哲學問題,或許還是個詩學問題。

  安放下猶健的詩心,牧之難免有心靈上的期許和對一些客觀事物的詩意想象。“想起一些若即若離的事,比如/一朵花的旅途,還沒睡醒的清風/被麥芒刺疼的塵埃,以及/在遠方迷茫著抵達的雨滴//花的背影,有擁擠的悲喜與辛苦/花的旅途,有隱忍的寂寞與浮華/而光與影的背后,時間的秘密/有廢墟和悲愴歷歷在目”(《一朵花的旅途》)。這里花象征著色彩、生命,也喻指有希望的人,一朵花的旅途也即象征著一個人的人生經歷,里面飽含悲喜、辛勞、寂寞和浮華。詩人以花喻人,被描寫的對象的形象開始上升,主宰了詩人的心靈,他用人生各階段不同命運中的淺吟低唱,為生命的堅韌吶喊,此刻,詩人的心里已然一片澄明,詩由心生。當然,一首詩難以窮盡花的世界,卻使一朵花被詩人久久凝視,因為它寄托著人的靈魂。

  說到靈魂,接著這首詩可謂獨到。“……/斑駁的靈魂,也通過隱秘的暗示/讓我們遠離夢境//……/漫游的疼痛,與手持花朵的旅人/記住了歲月的暗語與憂傷/……/之后,傾聽靈魂的喧響” (《靜夜思》)。這是花與人合而為一的靈魂低吟后的喧響,它正如高原之水沛然傾瀉,灌注心靈的深淵,賦其以靈魂的沖動、期許和欲望。《靜夜思》達到了與前面《一朵花的旅途》遙相呼應的目的。

  靈魂的低吟和喧響之后,牧之總會感到孤獨伴隨左右,尤其是在月光輕撫大地的黑夜。“紙上的時光,風中的腳步/和一縷月光猝然相遇,想象著路上的黑/歲月的慌亂,使深藏的安靜慢慢呈現//月光滿地,穿過雪山的寂靜/穿過河流的遼闊,留下夢幻和嘆息/有鳥聲撞上耄耋的松柏,跌成內心的路//一種孤獨,就像一個時節的美麗/被月亮照進記憶里,故園的秋霜/有歸鳥的箭簇比暮色還急”(《月光滿地》)。他雖處寧靜中,但猶健的詩心仍然在路上。這是一條“跌成內心的路”,也是一條“去國還鄉”之路,他在孤獨中想起了 “故園的秋霜”,因此回歸故鄉的心情“比暮色還急”,鄉愁充盈著他的思緒。此時此刻,他感嘆到:“我們不再左顧右盼,或者像風一樣/處江湖之遠,抖掉身上的塵埃,/如同向晚的霞光,抓住那些漸離故土的人們/和他們一起渡過淚水的鄉愁,而此刻/我只要眨一下眼睛,心里放著的石頭/還是無法落地,無法隨波逐流”(《上善若水》)。這里的表達更加直接有力,他的行動更加堅定,鄉愁之情也愈發彌漫四周。

  無論國別,也不分民族,整個人類中每個個體的潛意識中都具有思鄉的情感需求,這就是常常談及的鄉愁。詩人張棗曾說:“在人和人性的原鄉,人和詩是分不開的,故鄉是一種詩歌心理。”這個詩歌心理就是詩意的鄉愁。表面上看,鄉愁是一種“向后看”的思維活動,但勢必成為詩人采取的一種面對現實所需要的姿態,通過鄉愁的“向后看”,詩人產生了一種將歷史與現實接續于一體的思想,進而獲得了真實的現實存在的意義。如果說鄉愁也是一種尋根的表達,那么,詩人的寫作無疑是“綠葉對根的傾訴”,它要達到的目的無非是“緬懷歷史,觀照現實”,通過對歷史的追憶,舒緩心情,與某種難以言說的現狀達成必要的妥協。緣于牧之對故鄉深深眷戀,銘記于心的故鄉的人事草木,是他縈繞于胸的鄉愁難以化解的往昔,因此在詩集里有較多描寫鄉愁的佳作,試做羅列。

  “大雪蹣跚而來,埋不住的隱痛/抵達有風無浪的碼頭,那朵回家的雪/把走過的艱辛埋掉,把時光寫成牽掛/那些數不清的雨巷,依然有懷舊的人/邁出小心的腳步,和方言土語推杯換盞”(《冬天的許多事》)。這是典型的鄉愁言說,反映出牧之以不事張揚的性格對逼仄現實的認識而涌現出對家鄉“方言土語”彌久的情愫。《樸素的遠望》里寫到:“樸素的光塵里,如水的夜空/有虔誠的遠望//杯盞在手,一些樸素的遠望/在風塵中歸隱,比刀更鋒利的風/在時間的縫隙里停留,破碎的光陰/把我們的影子丟棄,卻被鄉愁喊回/一半在搖曳的夜里,一半在迷茫的風中”。樸素的遠望寄托著單純的鄉愁,遠望中飽含著滿滿的鄉愁和尋根,更是他一腔思鄉的熱血在猶健的詩心中涌流。在《遙望蒼茫》中:“遙望蒼茫,鳥鳴與不期而遇的雪/退出歲月的江湖,與一個舊日的/黃昏邂逅,在雨水的催促下返鄉/我們從沉淀的記憶里走出/春天,已掙脫生命的束縛搶占天空”。 詩句中鄉愁的主題依舊強烈,只不過鄉愁已帶給他心靈上的解脫,并“已掙脫生命的束縛”,他的內心已釋然安穩,遙望與前面的遠望也達成了語義上的同構。羅列的幾首詩均不同程度地顯示出他駕馭語言的功力。

  釋然的內心必然給詩人帶來愉快的心情,我們重又看到牧之寫作的唯美情結,而詩句也更加內斂成熟。“內心的鋒芒,牽著五月最后的繩結/邂逅歲月的彌香,不知輪回的時間/有玫瑰的欲望,抵達掠過的風景//……/光與影,把所有記憶的藤蔓斬斷/春天裸露的喜悅,忘了背井離鄉的辛酸”(《邂逅》)。現實雖然充滿許多不確定性因素,不過難掩美好的一面,既有“歲月的彌香”,也有“玫瑰的欲望”,還有“掠過的風景”,在美好的歲月里足以斬斷束縛,露出喜悅,忘了辛酸。這首詩從另一方面說明,他觀察客觀事物時并不總是由視覺決定的,還有最重要的就是由心靈決定的因素,而心靈的感受又是通過語言來表現決定的。

  牧之去過很多地方,掠過許多風景,詩集中多有體現,其中,我對《達坂城》一詩印象頗深。“又大又甜的西瓜,被一個剛到的詩人/在古道上,用時光穿越的想象剖開/塵世的腳印,便和駝隊一起跋涉/積雪的絲路,達坂城姑娘的故事/在達坂城外的綠洲里美如落霞//達坂城的月色牽住我們的目光/戈壁深處的歌謠,滋生飛翔的翅膀/風與沙揚起的方向,與達坂城的姑娘/和我們途徑的詩行,藏起瞬間的溫婉/映照冰山上來客把秋水望穿的眼神”。蘇珊·蘭格說過:“詩歌語言表達了一種虛擬的生活體驗。”意在表明詩歌是形而上的思維、形而上的語言和形而上的表達的統一體,這首詩就是一個例子。牧之的想象力在詩里空前集聚,他通過對剖開、跋涉、牽住、飛翔、揚起、藏起和望穿等動詞的巧妙運用,把全詩串連起來,意象和意境半真半假,活靈活現地表達出一種虛擬的生活體驗,留給讀者無盡的唯美想象空間。

  細讀牧之的新詩集后,我難以釋懷。黑格爾在《美學》中說:“抒情詩人把最有實體性的最本質的東西也看作是他自己的東西,作為他自己的情欲、心情和感想,作為這些心理活動的產品而表達出來。”我認為牧之就是一個把抒情和美學較好地結合起來的詩人,他的詩里往往體現出一種“美學情緒”,有一種心智和感情上的誠實的品質,有一種特定的通過對自然的認識自然而然地積累起來的詩意言說的“傾向”。他努力追求理性觀照下的詩意呈現,是把人的存在和人與自然的關系不斷呈現在世人面前的用詩化語言的“轉述者”,具備了將把外部事物特征轉化為內心詩意語言的能力,他的寫作因為有了這種詩情,文字也就有了靈動而產生魅力。

  張煒曾說:“詩歌好比是文學的心臟,只有它健康地活著,文學才不會死亡”,引伸來說,詩人必須有一顆健康的詩心,唯有如此,詩歌才會律動不止,文學才會有希望。經過這些年的觀察,我們欣喜地看到,牧之先生就是一個有一顆健康詩心的詩人,他的寫作激情,來源于健康的詩心,它既是對詩歌意義的渴望,也是內心的真實反映。盡管詩歌前路漫漫,也必定依然是一路風塵,但他的詩心猶健,他一定會用詩歌信仰對自我精神世界進行照看和監管,在成效頗深的寫作經驗的基礎上,在對詩學觀念的不斷認知和寫作的努力創新上,沿著前途光明的詩歌大道一路前行!

相關閱讀:

   文化旅游
興義90年代航拍照片(圖)
興義90年代航拍照片
魯布格省級風景名勝區——深谷湖
魯布格省級風景名勝
馬嶺河大橋風光
馬嶺河大橋風光
興義籍歌手張學平原創歌曲《愛火燒》躥紅網絡(圖文)
興義籍歌手張學平原
   法制
·讓無駕照人員駕車 興義一男子駕駛證被吊
·市綜執局黃草分局及時制止一起噪聲擾民
·興義市法院開展涉民生案件集中執行行動
·黔西南法院公安聯動快速處置一起執行受
·《貴州史志林》刊登興義市史志辦修鑒經
·一名網絡“噴子”辱罵、威脅社區干部被
·一批“超長”貨車欲進站駛入高速 被路政
·市檢察院公開宣告一起不服人民法院生效
·白色轎車連撞三車后不見蹤影 興義交警多
·千里奔襲執行 當事人送錦旗致謝(圖文)
   圖片信息
興義環城高速工程進度已近四成 截至目前已完成投資超35億元(圖文)

興義環城高速工程進度
改革開放四十周年 興義市醫療改革大變遷(圖文)

改革開放四十周年 興義
州、市公安局聯合開展1.13禁賭宣傳活動(圖文)

州、市公安局聯合開展
精準治超科學治超 保障西大門平安暢通(圖文)

精準治超科學治超 保障
   民生社區
·興義七中對學生進行離校及假期安全教育
·興義市抓實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惠民生
·向陽社區申報為優生優育指導中心項目點
·全市幼兒園“藝術領域-音樂活動”優質課
·坪東中心幼兒園開展關愛留守兒童春節慰
·興義市艾樂幼兒園開展圖書館實踐活動(圖
·納祿小學開展農村留守、困境兒童安全教
·《我家那閨女》吳昕談孩子爸爸落淚 大張
·《歌手》2019競演結果宣布方式迎七年首
·《見字如面》談“不舍” 白血病男孩以遺
關于我們  -  廣告業務  -  上網服務  -  興義網誠聘   -  網上投稿   -  新聞熱線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11 - 2021 XYW.GZ.CN. All Rights Reserved
興義網  版權所有  黔ICP備11001331號-1   
陕西快乐10分开奖历史记录 时时彩组选包胆是什么意思 mg手机游戏娱乐 三公玩法 香港跑马彩票2分钟钟计划 天天特购 广东11选五推荐 pk10三码必中冠军计划 时时彩龙虎合怎么追合 儿童早教软件 云顶彩票是不是拉人